第三百二十八章 如梦幻泡影
更新时间:2019-06-14

  在皇甫苍的帮助下,皇甫朝云一行人爬上了马背沿路返回,谁也没有看到身后已经奄奄一息的禾伽玊和另外两具尸体,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毒物群淹没。喜就上

  直到毒物群退散后,空气中才出现了隐隐的浮动,雪白和肉骨出现在了三具白骨旁,快速的将白骨全数收拢后又消失不见。

  因为当朝丞相和尚书等人遇袭,所以秋猎并没有继续,第二天一早,众人就返回了皇城。

  而平国公府和温国公府、清王府因为王玉恒等人中蛊而陷入了一片阴霾之中,温国公只有一个嫡女和两个嫡子,嫡女便是当朝太后王玉璃,而两个嫡子则是当朝右相王玉恒和兵部侍郎王玉逸。

  两个儿子都很出色,但最出色的自然是王玉恒,加上王玉恒的嫡子王舒白精明睿智,在王济贤眼里早已是王家未来的继承人。

  可如今自己最优秀的儿子和孙子都中了蛊虫被小皇帝控制,王济贤怎能不怒不气,当天就给气的病倒了,回府都是被人抬着进去的。

  平国公府还好一些,虽然皇甫朝云中了蛊,可是皇甫苍却安然无事,本来皇甫苍就是平国公看中的继承人,这让平国公担心儿子安危的同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平国公府还留下了皇甫苍这么一个可以扛起一切的后人。

  不过这样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皇甫圣就为现在的困局开始寝食难安起来,温国公府最出色的嫡子和嫡孙都被小皇帝控制了,在除去两人身上的蛊虫之前,王济贤绝对不敢再对小皇帝做什么,甚至只能唯命是从。

  而清王府的一切都是清王掌控,如今清王也中了蛊,那么只要清王不想死,势必也会暂时屈服小皇帝。

  若是平国公府再继续与小皇帝作对,那么就只能孤军奋战,到时候,说不定小皇帝会利用清王手里的兵力来对付平国公府……

  想到这里,皇甫圣的脸色就越发难看,头开始隐隐作痛,原本精神奕奕的神色也变得疲惫而不安,整个人看起来瞬间失了神采不说,也不如之前那般看起来不过五十多岁的模样,此时的他看起来真的成了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

  “祖父,现在平国公府孤立无援,不宜再大动干戈,我们先静观其变吧,反正最急的人不应该是我们,而是完全被控制了的温国公府和清王府,他们定会想办法解蛊的。”

  皇甫苍神色暗沉的出声说道,其实他心中充满了不甘,可是他并非冲动之人,现下的局势对他们平国公府很不利,除了静观其变别无他法,否则若在继续与小皇帝作对,势必会成为最先被消灭的那一个。

  到时候只需要一句话,小皇帝甚至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看着他们三府的人厮杀,此次已经输的惨烈,他决不允许再输一次!

  皇甫圣听言,心中同样不甘,可也只能如此了,现在平国公府骑虎难下,也只能按兵不动,静待时机了。

  管家为一位披着白色斗篷遮住了容颜的女子引路,将其带到了秦玺所住的院落。

  房门被推开后,管家低声通报了一句:“王爷,太后娘娘来看你了。”说着,管家已经让开了身。

  王玉璃让身边的宫人在门口候着,自己一个人抬步走进了房间,绕到屏风后就将秦玺欲要起身,连忙快步走过去制止了他的动作。

  “快别动,太医不是说了你的身体受了损伤必须好好休养吗?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

  秦玺因为躺着,所以轻易就看到了王玉璃被斗篷遮掩的小脸,清润的眼眸在看向王玉璃那双担忧心疼的眸子时,晕染了浓厚的温柔和怜爱。

  王玉璃顺势坐在了床边,手指微动,与秦玺十指相扣,柳眉轻蹙道:“我一定会让那逆子给你解蛊的。”

  秦玺听言,不在意的轻笑:“没用的,皇上是什么人,这半年来也足够我们了解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让他给我解蛊的,只能等明天三月去仙祭天之谷求药了。白小姐单双高手

  王玉璃眼底划过一抹冷厉,脸上满是沉郁之色,一想到秦澜雪她就满心的怒火无从发泄。

  秦玺见王玉璃的神色,心中暗自叹息,还好他没有将秦澜雪杀了他们的孩子的事情告诉她,否则她怎么受得了。

  随后握紧王玉璃的手安抚道:“不过就是安分半年而已,他最多想办法收回一些兵权,kj139本港台现场报码,没事的,大不了若是我们输了,我带你离开秦国去游山玩水,好好看看这九幽大陆的万里山河。”

  王玉璃看着秦玺眼底的温柔与隐匿至深的向往,心口突然传来一阵抽痛,酸涩慢慢晕染开来。

  她一直都知道,清雅圣洁的他素来不爱权势爱自由,若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困在这秦国,困在这权势的斗争之中。

  可是她放不下,她虽然也深深的爱着秦玺,可是她更爱权势,她怎么能够甘心放下一切与他离开,那些过往所受的凌辱,那一幕幕编织成的噩梦,哪怕时过多年,她仍旧日日夜夜在噩梦中惊心。

  唯有站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唯有俯视所有,用双手紧握权势,才不会被人任意欺辱,更不会重蹈覆辙。

  “对不起,玺……”王玉璃妩媚的眼眸透着浓浓的情深与歉意的痴缠在秦玺身上,抱歉又任性的说道:“是我害玺卷入这纷争失去自由的,可是我爱你,也放不下权势,所以哪怕是现在,我还是想要自私的拥有一切,不想放开你,也不想放开权力,玺,你是我的,对不起……”

  王玉璃轻轻的靠在了秦玺的胸口,搂住他,那动作轻柔的好似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贝。

  这世间,除了权力,她最爱的不是自己,而是秦玺,是这个雅致圣洁又痴情的男子……

  秦玺搂住王玉璃柔软清香的身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一下一下,投满了安抚与爱恋,那双眼眸清亮至极,除了慢慢的柔情就是心疼。

  “没关系,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帮你得到,权力与我,你选择权力,可是自由与你,我却更愿意选择你。”

  秦玺温柔的搂紧王玉璃,低喃的轻语缱卷着情深:“初儿,永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从当初答应帮你争权夺利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生,无论结果如何,只要你始终陪在我身边就好。”

  当初在秦宫初见,那一眼的惊艳,妩媚的眼眸中清澈的波光,她是那般纯真而美好,让他忍不住想要呵护,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会为了这个女子甘愿奉献一切,只要能够永远呵护住她那份纯真的美好。

  可是他失败了,从前他很讨厌权力地位,可是当自己心爱的女人受苦却无能为力时,他才知道权力的重要性,他努力建立势力就是为了将她早早的救出皇宫,可是还是晚了。

  哪怕他将她从那地狱中带了出来,她的身,她的心,仍旧被肮脏和黑暗所吞噬,那样犹如行尸走肉的初儿,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心口一阵一阵的绞痛。

  只要初儿开心,就像现在这样一辈子也好,只要她不再变成那般让人心痛的模样,他愿意付出一切……

  若是心底的声音真的能够被人听到,那么旁人一定能够听出这一声声的对不起中,含满了怎样的心酸、疼痛和艰涩……

  第二天一早,秦澜雪和季君月携手上朝,当朝颁布了一道圣旨,命令西南军大将军皇甫苍和东南军大将军丁常,各调五万兵马前往西北接受西北军的训练,为期半年。

  这道圣旨一下,满朝哗然,可是这一次,谁也没有站出来阻止,一个个缄口不语,心中却在流血。

  现在文武百官中官位高的人,谁不知道王玉恒和皇甫朝云以及清王全都中了蛊,偷袭不成反而自食其果被小皇帝给拿捏住了。

  现在皇上没有直接以此威胁他们将手里的兵权交出来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可话虽如此说,各党羽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滴血,别看不过区区五万士兵,这要是到了西北,可别想再要回来。

  就算半年后这五万士兵退还,西南军和东南军谁还敢真正的相信这五万士兵的忠诚。

  皇上敢下这样的旨意,就绝不会担心驯服不了这五万士兵,他们是可以挑选出五万心腹前往西北,这样就不用担心这些人临阵倒戈。

  可是这样一来,说不定不用半年这些士兵就已经因为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死的尸骨无存!

  这样一来,皇甫苍和清王绝对要损失惨重,毕竟忠心耿耿的心腹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一旦五万人折损,那将给两边军队带来绝对的创伤,皇上若是趁机对西南军和东南军动手,那么两军可就危险了。

  可若是挑选一群普通士兵,看看那群西北新军,不过三个月就被季月收服的妥妥帖帖,这五万士兵去半年,等半年后再回归他们的军营,无疑是引狼入室!

  秦澜雪和季君月打的主意就是这般慢慢削弱清王和平国公府的兵力,无论两方人怎样选择五万士兵,最后的结果对两人都是极为有利的。

  “禾伽玊那小贱人终于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我还想着怎么把她找出来捏死呢,现在倒好,我可以彻底放松了。”

  这两年来禾伽玊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偏偏这女人给他找了麻烦就跑的无影无踪,四处躲避,让他很是劳力伤心,现在后凰族的余孽全都死干净了,齐湘国算是彻底太平了。

  短短两年的时间,小樱子已经不像初见时那般寒气逼人生人勿进了,他学会了隐藏,将所有的危险和冷血隐藏在邪性妩媚的外表之下,让自己更像一只五彩斑斓的毒蜘蛛。

  随即,季君月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以及接下来关于国事的安排细细给齐千樱交代了一边后,秦澜雪才接过话头,道。

  对于齐千樱,季君月和秦澜雪都很放心,毕竟齐千樱也当了两年的皇帝了,对于国事的处理比旁人更加得心应手,而且他也修炼了蛊宗秘典,足够控制王玉恒等人体内的蛊虫。

  接下来季君月又见了梁钰和阮墨,跟他们仔细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在自己离开后听命与齐千樱,保证皇城的安全。

  秦澜雪也将禁卫军首领等人包括忠义王窦韦召集到了长兴宫,暗自交代了一番,并让窦湛过两天就回边关去,若是日后发生了什么事,也好带着窦家军里应外合。

  待该交代的都交代完后,整个长兴宫只剩下秦澜雪和季君月以及齐千樱时,齐千樱还是出声问了一句。

  这话并非敷衍,如今离约定的二十天还有十天,这十天她和阿雪会带着异兵团的人进入天岭大森林历练,等约定的期限到时势必有一场大战,到时候她若源力枯竭,重新吸收新的源力,就算没有危险,只怕少不得也要两三个月,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了。

  不过季君月想了想,还是给齐千樱打了预防针:“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一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明年三月清王他们势必会去仙祭天之谷求解蛊之法,所以你对他们的控制也只能到三月,之后若是我们还未回来,你就见招拆招,若是他们动用了军队,必要时你可联系凤夜,他会带人来帮你们。”

  季君月并没有说的太明,关于异兵团的事情,与其细细的解释,不如等到异兵团出世之时,让他们自己亲眼体会。

  而且她也给阮墨和梁钰留了一些武器以防万一,到时候只要皇甫苍他们敢动用军队,到死谁死还不知道呢!

  随着秦澜雪的话音落下,空气中传来一阵波动,下一刻一道黑影站在了几人面前,身材纤细欣长,与秦澜雪的身形很是相似,长的细皮嫩肉,一双精明的眼睛溜溜转动落在季君月身上,下一刻便单膝跪地,讨喜的笑道。

  季君月打量了人偶片刻,雪白和肉骨都是属于沉稳冷漠型的,倒是没想到影卫中还有人偶这样滑头的人物。

  “起来吧,影卫中有你这样表情丰富的也好,免得全都变成雪白和肉骨那样的面瘫脸。”

  似笑非笑的话音让人偶脸色的笑意越发灿烂了,那模样看起来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隐匿在暗处的血白和肉骨很是委屈的看了季君月一眼后,就齐刷刷看向了人偶,眼底闪烁着点点危险暗芒。

  齐千樱时常假扮秦澜雪,齐湘国和秦国两边跑,对于秦澜雪身边的因为虽不是完全熟识,可是主要的几个还是识得的。

  至于季君月的扮演者,她决定从异兵团里选择,明日等齐千樱替代秦澜雪上朝时,就宣布她秘密去了西北边关,到时候等历练结束,她就从异兵团里挑一个人扮成她去西北掩人耳目。

  而金无暇,季君月在京城买下了几个铺面丢给他,随便他怎么捣腾,只要帮她赚到银子就好。

  今天时间来不及鸟,所以木有二更啦,明天应该能有~群么一个(づ ̄3 ̄)づ